转个国内的骂帖: 一个体坛记者对李承鹏的回击!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太浩湖

送交者: 杜碗橱 于 June 17, 2008 at 13:48:25:

我这个人活了三十几岁,还是显得有些情绪化,中国队输球之后几天不爽,还“闭博三天”哀悼中国足球,这种做法很傻,也很二。

周二晚上踢球,喝了小半瓶漏气的矿泉水很郁闷,刚开始还以为那种臭气熏天是矿泉水加苏打的味儿,当真的发现是一瓶臭水的时候,真的很反胃,当时我随便发了一句牢骚,“我说这水怎么喝着特像中国足球啊!看上去似乎有点混浊,可喝起来真他妈很臭!”骂人的话谁都会讲,可我们平时还是控制自己不骂人,但并不代表我不会骂人。

一个体坛网站的小孩和我无意之中聊起这次的国足失败,他总看我博客,就问我干嘛最近不写博,“中国队失败这么大的事情,您总的有个态度吧,你看看武大眼,骂的多凶,而且还顺带骂了我们体坛周报!”初听“武大眼”我没有搞明白,谁叫“武大眼”啊!两天不在江湖上混,那个臭水沟里爬出个屎壳郎,啥时候冒出个武大眼了!

这时候旁边网站的张磊赶紧纠正他,“哪里是什么武大眼,那个傻逼叫李大眼,这次在网上写了博客,以前好像只是骂马德,这次把体坛带着一起骂了!”我没有急着发表意见,主要是没有看过这篇文章,但我觉得那个小孩把李大眼的称谓改得很有水平,武大眼-----似乎就是武大郎顶着一双硕大的眼睛,当李大郎顶着一双巨眼的时候,似乎也可以被称作“武大眼”了,和他那1米60的身高一速配,成了,这个名字改得绝。

我不认识“武大眼”,但我知晓武大郎,也认识李大眼,在圈内不算朋友,至少面子上还算过得去,回家以后我赶紧去拜读大眼的作品,说句实话,这个圈子中,要论骂人,那李大眼绝对是超一流的大腕,每次中国队有个三长两短,别的文章我基本不看,读读大眼的大作,过瘾!可看来看去,我发现大眼真的现在很像武大郎了!

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武大郎死得太冤,他娶了个漂亮媳妇潘金莲,有一个身高八尺,相貌堂堂的武二弟,可武大还是被害死了,先是毒药灌肚,然后是潘金莲蒙被,后来又上来个王婆帮忙,整个一武大郎,竟然被活活给弄死了,所以武大郎死得很惨,从此武大郎也成了男怨妇的最鲜活代表,李大眼肯定比武大郎幸运,他长在新社会,活在红旗下,喝着武侯祠的墨水,吃着成都的芙蓉花,扛着一面血战到底的旗子,上写“千古奇冤,为武大郎平反”,在足球界纵横跋扈,也算是活得人模狗样了。

任何一个体坛人,读着武大眼的文章,都一定会生气,要是我不看见也就罢了,但我看见了,就得回应几句,我没有马德那么大的肚量,也没有张总,瞿总那样的涵养,人家骂我,我不还嘴,那还叫男人吗?

中国足球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地,这里面鱼龙混杂,五毒俱全,客观的去评价武大眼的观点,有时候还是过得去的,中国足球水平真的是很臭,大家都骂骂,开开心,把口水和脏东西都往中国足球的破痰盂里面倒,这是中国球评家的一贯做法,大眼自然把这一套搞到了极致,问题是,骂来骂去也没个动静,所以就把矛头对准体坛了,可体坛招你惹你了?前些年你不也吹鼻子瞪大眼的想往体坛周报钻吗?还总在外面说,体坛瞿优远怎么怎么你了?要不要脸啊?以我对瞿老大的了解,他没那么不开眼,顶多也就是个“逗你玩”!

你批判马德兴写假新闻,可你写得还少吗?在这个圈子里混,谁不犯个小错误,一位足协的女副主席上任的时候,听说你打了三分钟电话,你就能写5000字的整版大专访,裴恩才上任的时候,我在武汉采访老裴,写的是老革命同志的上任宣言,可您在北京写的是“扶正王海鸣,戚务生做幕僚!”圈子里有很多你的传言,我只写这个我亲身经历的,没别的意思,你的文采的确很棒,可你就是个写小说的,我们体坛人,写不了小说,只能写稿子,当个小记者。

这次赈灾的救援行动,说句心里话很佩服你,当时有体育画报的编辑一说大眼就说你又去前方作秀,可能圈内人都知道“你的底细”,我赶紧纠正他,“这时候能去灾区作秀,那也叫义举啊,大眼至少还是有股子热情!”我们体坛人也做了行动,可能没你迅捷,没你有诚意,可我们也有人去了震中,挪亚等《户外》杂志的记者还在余震不断的复杂环境中,救出了八个人, 体坛员工也捐款捐物,只是我们不追求你那些轰动的效应而已,四百多名捐出的三十多万可能有些少,但我们都尽力而为了,体坛周报早就准备了百余万善款,我们没有把这些钱捐给一些慈善机构,是准备到灾区直接找到对口学校,捐资助学,这个计划已经在落实中,你走到了前面,我敬佩你,我们虽然是走在后面,但同样值得尊重。

这次“搞死”埃莫森,无论如何?我认为马德兴是有功劳的,至于应该怎么做?体坛人认为,我们是尽了媒体的责任和义务,此种行为是不是值得尊重,我们不强求你,但你不要认为你很“钻业”,你的那个所谓的专业说法,我和颜强都在体坛网的评论中阐明过,事发当天我和成都俱乐部的许宏涛在一起,许总的观点和我一致,觉得可能在“赛后告发”会获得最大利益,但在亚足联被卡塔尔人哈曼强权的“统治下”,武大眼同志能不能保证,如果我们在中卡之战后告发,就一定能获得已经失去的三分呢?在扣卡塔尔三分和停赛埃莫森之间,我们至少让埃莫森停赛了,而你又做了什么?到底是谁没有长脑子?

无论是写新闻还是挖独家内幕,你不得不承认,你根本就不是马德的对手,在我们眼中,你也从来不是一个什么对手,大家都觉得你特像一个怨妇,现在想清楚了,你就是武大郎“冤魂附体”,马德兴每天早上一起床,就会上网到世界各地的体育网站去遍寻线索,这不叫专业,至少叫敬业,你和他最大的不同,是,你每天寻遍《四书》《五经》,无非是想多找几个骂人的字眼和古人警语而已,而马德兴每天浏览五湖四海,看的全部是足球新闻,就是在其中,他看到了埃莫森的破绽,我不觉得马德和体坛“搞死”了埃莫森就一定是爱国,但他也不是一个不识大体的大眼贼。

至于说到你预测很牛叉的事情,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在面对中国足球的时候,只要你把它当作乒乓球世界里的越南队就OK了,我们很笨,很蠢,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看着自己的球队,自己的孩子,难免迷失方向,丧失立场,正常一些预测,比如中国队所在的这个小组,中国男足排名最低,球员最差,教练水平最次,头衔也是最光头的,所以你说中国队“不洗,直接睡吧”,我只能说你是个傻逼,是个消极的二逼,最后结果即使是这样,我依然这样骂你,你就是心理不健康,变态,消极,仅此而已。

我们把中国足球当孩子,所以当他要死不活的时候,我很难受,也很情绪化,但在写作的时候,我们要鼓励他们从失败中爬起来,那些被中国乒乓球队击败的对手,难道都应该被国民枪毙吗?英格兰队猝死欧洲杯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到那一个尖刻的英格兰人,举着国旗大骂自己的国家,但你会,你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你恨不得中国足球早点死去,那样就证明你很牛叉,是一个准确的预测者!别扯淡了!

当初你很坚定的“倒朱”,把朱广沪骂得不成人形,后来朱广沪下台了,你就向全世界宣布,看我多牛,很多年前就骂朱了,可这并不证明你真的很牛,还记得东亚四强赛的时候吗?你站在韩国某酒店朱广沪的房间门口,安静得像一头小绵羊似的等待老朱把门缝为你敞开,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对方没有搭理你,这样你就“记了仇”,从此你好像就成为“倒朱专业户”了,所以那段时间你的批朱文章我真的不忍看,因为我时时处处看到的,就是一个“阴暗,肮脏的灵魂”。

站在中国足球的对立面,你很多时候都会赢,这并不代表你很有前瞻性和预测性,只能说明你“站队”站得不错,可能是中国足球本身实在是太差了,他让我们欲罢不能,却让你很爽,一位和你关系不错的足协副主席对我亲口说过,“别看我和武大眼关系不错,主要是我避之不及,这个圈子里我谁都不惧,就怕李承鹏,因为那是一条疯狗,说不定那天就逮着你狂吠!所以我亲近他,给他好吃好喝,给他独家新闻,他总不至于反咬我一口吧!”

其实我今天写这个文章也特别害怕,因为这个圈子武大眼的编造能力实在是一流,圈内人董路曾经把足球记者分为几大类,李大眼是最高水准------坐在家里写新闻,有板有眼,有点有面,还特煽情,我们体坛的记者很傻逼,写个稿字像白开水,特别是逢上瞿老大删稿子,弄得好好的一篇文采飞扬的文字,到最后硬是变成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除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A说,B评,通篇文字没有任何的艺术性和美感,就剩干巴巴的新闻,这和李大眼的文字实在是天差地别,可就是这样,我们把一张地方体育报纸,做到了全国体育平媒的最大,发行量在市场的占有率超过85%,广告占有率超过82%。

新闻的本质是什么?真实,客观,我承认,体坛周报出过假新闻,错新闻,任何一家媒体都避免不了,但我们这些报人,每天在实实在在的写新闻,现场采访,写作编辑,出版印刷,将最赤裸,最原生态的新闻奉献给所有体坛读者,写这个稿子的时候,有好友奉劝我,干嘛要我去惹一条疯狗?大眼一定会编造出很多离奇的东西写出一篇几万字的东西声讨你,他这方面能力“太强”,真的没必要,我说,我也是狗,狗仔队嘛,但好久不写东西,现在是真正的恶狗!不是有人说他是“文字流氓”吗?为了体坛,我就当一回“足球流氓”,他骂马德只是个人恩怨,只要是马德沉默,谁都不管,但他要是再骂我体坛人,我直接上去抡大耳光子抽他!

中国足球是不团结的,足球媒体也一样,可没有对立到一个媒体人公开向另一家媒体挑衅,我这样做,其实很让球迷看笑话,他们会痛骂足球记者也是低素质的人,只知道相互“狗咬狗”,其实我在足球媒体中几乎都是朋友,前两天在天津碰上《足球报》几个记者,我不仅送上了我公司精美的礼物,还组织全国体育媒体同仁一起去天津体育学院踢足球,我是一个善良的人,但也不愿意忍受别人欺负我!你放心,体坛周报的同仁们有好多正事要干,他们没心思搭理,也不愿意搭理你,我现在闲着,说道说道你,我知道你一定会向我开战,我等着你编“我的段子”。

最近几年大眼很忙,天天削减脑袋往娱乐圈里钻,可你好像还是钻不进去,说你是个足记吧?你连越位都搞不清,还硬装专家天天写战术;说你是个小说家吧,除了编点段子,好像你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说你是个艺术家吧,你每天把哑铃练废,也最多只能充当个“肌肉男”,还是武大那种类型的,说到底,武大郎挤扁了脑袋,拉直十厘米也做不了武二郎,武大就是武大,所以武大郎永远是武大郎,你现在虽说天天都做“武大眼”,但你这一辈子,都做不了武二郎,充其量也只是“武大郎 大眼”。这也算是我的一个预测,不信走着瞧!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

标题:

内容(可有可无):

                               

网页链接(可选):
地址:
名称:

多媒体文件链接(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多媒体文件上传(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太浩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