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o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

送交者: 皮大帅 于 August 04, 2018 at 16:25:32:

晨光中有几只雀鸟在山坡草丛灌木中嬉戏。Milo察觉到脚步声,把目光收回来,看见是我们于是咧嘴打了个招呼,在身前身后带路,我们来到他房子前,那里已经有碗盛了早餐,milo就埋首大嚼起来。我们微笑着看了阵子就转身离开了。Milo看见我们要走,很惊讶地抬头说,不吃就走了?于是丢下吃了一半的食物送我们走了一段,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闲事。皮女停下来伸手抓了把他的头皮,milo顽皮地顺势拱了几下。一直伴随我们走到山坡小径上,依依不舍地停下来,看着我们走上坡顶后才回去。

Milo是一只流浪猫,正式的学名是feral cat,政治正确的人叫他们社区猫community cat,或者没主人的unowned。我觉得这些名字都不是太准确,我宁愿叫他们自由猫。狗是要主人的,所以才有这么个说法:如丧家之犬,没了主人的狗眼睛总是透露着那么股凄凉的神情,而无主流浪猫就不一样了,神态步姿还是那么从容不迫,不会蝇营狗苟为了半罐猫粮而折腰的样子,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可以用来形容猫的性格。如果他们住进你家,是他们选择了你,而不是你善心收养了他,这主次关系养猫的人一定要分清楚,否则许多事你会很不明白。

说回milo吧。他是我们在圣布鲁诺公园走路时遇上的一只猫,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草坡上奔跑追逐着小鸟,高高的野草下脖子伸长,眼神凌厉专注,身子紧紧地贴在地上慢慢地向快乐的小鸟凑过去,但在扑杀的刹那间给小鸟察觉到了,小鸟急飞。Milo狩猎失败,也不见他懊恼,颠颠地又往别处奔去。有时候他会在行人往来的小径上安静地蹲坐着,看着野花,浑然不理旁边的行人,活像小径是他的后院,人类只是些无害的动物,不值得大惊小怪地。一般人走过就算了,我们一家仨都喜欢猫,见过他几次,知道他不怕陌生人后,就寻了个机会搭讪,蹲下来和他聊几句,伸手抓抓他的脑门耳朵,一来二去就熟了。Milo毛色黑白相间,眼睛深蓝,七、八磅的重量,虽然是野猫,但皮毛很干净,又短又厚的活像高级羊毛地毯,这身厚毛在不分冬夏都寒冷的三藩市夜间,该很御寒的吧。他的毛色让我们想起奶牛,所以开始时我们有点不敬地叫他cow cat。

milo出没在同一条小径附近,有天我们走到山坡下,出了公园入口,到附近的街巷里,看见一个中年女子一边对着milo说话,一边喂他吃东西,milo一边喵喵叫着一边吃,我们上前打招呼,才知道原来cow cat名字是milo,常驻这个小区,或者说这个小区是他的lorddom,中年女子Marianne是他的几个sponsors其中之一。我们往旁边看了,果真发现几家门口都有猫食碗放在那里,想必几个邻居都是milo的供养人。碗里的食物都不同,有干粮有罐头,milo活像满清皇帝膳食一样,按心情挑着吃食,气派很大。

于是以后我们走到小径穷处都会出去到小区逛一圈,和milo打个招呼。不是经常见到他的,就像上边说的,这是他的领地,作为领主总得到处巡视以尽封建之责吧。有时候我们看不见他,往回走的时候却见他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我们走来,尾巴直直地竖起,尾梢往前略弯,懂猫性的人都知道是很高兴见到老朋友的身体语言。来到我们身旁后就势躺下来,让我们抓他的耳朵脑门下巴,一边舒服地呼噜呼噜哼着。Milo虽然有众多供养人,但天性自由,不喜室内,Marianne说曾经有邀他进房子,milo敷衍地走了圈就出来了,以后再也不肯进去。平常就在山坡的草丛灌木地下睡觉。车子引擎盖子也是他喜欢的床铺,引擎散发余热有点儿像中国北方的炕,让三藩市的寒夜也变得暖乎乎地。

养过猫的人都知道,猫完全有办法和人类沟通,并不是知道人类要他们做什么,而是让人类知道需要给他们办些什么事:拉了屎尿要我们善后啦,碗空了要添食啦,不喜欢在碟子喝水要我们打开水龙头用手盛了水他们才喝啦,乃至下巴痒了要抓抓,沙发上要我们把身子再往靠让他们躺得舒服,等等。甚至说话,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狗吠那样吼着和狗沟通的,都是对狗说人话,狗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但猫就不一样了,许多人见到猫都会不由自主地学猫叫,喵喵地和他们打招呼,在猫眼中说不定挺silly的,活像狗学人话那么silly。和猫交往久了,我有时候竟会有错觉,以为自己是猫,也可能猫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人吧? Anthropomorphism大概指的就是这种物性错别的心理状况。

不久前经过一个儿童游戏场,游戏场旁边有个布告牌,我无意看了一眼,上边贴的社区消息,管理公告等之间,有一个熟悉的眼神在那里,凑近一看,这不就是milo嘛!他鼻子和额头间一块像台湾岛的斑点,再也不会认错的。纸张有点发黄,看上去张贴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上边写着:“鲍勃两岁大,是我们的宠猫,也是我们女儿alice的朋友。一月五日不见了。见到他请致电……或者email……感谢酬金$2,000 ”儿童游戏场距离Marianne 的小区有半个小时的人类步行距离,要是猫的话,依他们的性子,懒洋洋漫无目的地逛,也得走上几天。招贴短短几句话,看得出milo的旧家是一个温暖友爱的家庭,milo为什么要离开呢?皮女猜道:说不定milo在后院见到一只松鼠,追逐下不知不觉走远了,不记得回家的路?也可能是milo本身性喜冒险,是个猫中的旅行家,忍受不了平淡无味的家庭生活,终于有一天自己说:够了!不辞而别?不管怎样,milo离家后的历险,要是他能够写出来,保证跟西游记一样地精彩。

那天晚上我按地址写了封email发出去,很短:“亲爱的alice,我们见到你的鲍勃了。他现在的身份是milo爵士。他的历险征途有了结果,在一份牛奶蜂蜜领地安顿下来。领地的臣民都对他很爱护,他过得很好,很快乐。”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删除上传文件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

标题:

内容(可有可无):
BBCode使用说明

                               

网页链接(可选):
地址:
名称:

多媒体文件链接(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多媒体文件上传(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