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间餐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

送交者: 皮大帅 于 July 02, 2018 at 13:35:18:

这家在马约尔广场(又称主广场)内,是那里几十家餐馆的其中一间。我们一直搞不清它的名字,叫什么名字也并不重要——这几十家餐馆大同小异,供应的菜式没有啥分别,都是西班牙菜中的游客菜,就像咱这里的春卷炸馄饨,美其名曰tapas,游客一听到这个名儿就像苍蝇闻到血腥一样蜂拥而至了。沿柱长廊内是餐馆所在,然后在广场露天处架上凉棚,热天食客都选择在露天凉棚下饮食,凉棚架子有个设备,会不时喷水雾出来给食客降温,否则九十一百度高温下吃东西,实在够呛!

我们事后诸葛亮地看出来,许多先兆都显示餐馆的不对路:第一,就像上边说的,餐馆的名字一直都是含含糊糊的,餐馆门面并没有名字,根据凉棚上的字样,叫zarra,根据账单,叫bar tineo,不正经的人总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其次,侍应生太过热情了,近乎亲热的热情,看到我们站在他们门口就像久别亲人重逢似地大声呼唤,帮我们摆好座子后看到有一张多余的椅子,就倚熟卖熟(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有什么熟好卖呀?)地大咧咧坐下来说hey 我也跟你们吃一顿也。羊牯的我们还以为他funny 呢,傻乎乎地跟着一起笑……后来回想,丫就tmd是个hustler,如果对自己产品有信心、有点儿职业尊严的话,犯得着涎脸把自己当小丑的吗?第三,把我们安顿下来、落了order后就不管了,很久都没有上菜。四顾周围食客并不多(明显的比旁边的少——虽然旁边的店子可能也好不到哪儿去了),厨房大师傅不会花半个小时弄我们那几道tapas吧?觉得店家就是故意迟着不上菜,这样店里有几个客人在,场面总比空荡荡地好看。最后我不耐烦了,就上去跟侍应生说,我要cancel order,老子不吃了!侍应生一听就急忙道,客人老爷,菜正煮呢,指着虚空说:那么多客人都在等着。我说,你说再过三分钟菜就好了,现在已经是十分钟了。他赶紧说菜就来了。我回到桌子上,几个侍应生就颠颠地上菜了,忒快!也证实了我们的猜测:他们根本就是糊弄客人么。

在这些餐馆你能指望有什么好菜?一碟茄汁蛤蜊,蜊肉黄豆大小,又韧又无味——no 不是无味,有股异味,大家尝了一下又惊又疑,不知道吃了会不会食物中毒,就推到一旁不吃了。炒蘑菇还可以,就是盐放多了咸得不行。肉末意粉煮得软绵绵的没有筋道,而且很甜(说不定西班牙意粉味道本来就是偏甜?不知道)——烩牛尾和海鲜意粉却是让人惊奇地,尚可。

对了还有一件小喜剧,更让人坚信我们是进了黑店。在我们耐着性子坐等的时候,背后传来喧嚣声,转头看见一个中年胖大妈,听口音是美国人,大声和侍应争吵。大妈说我已经把二十块钱放在桌子上了,凭什么你们现在又要我付钱?你们骗子店啊?我要报警!那些侍应用西班牙话叽里咕噜地回答,大家鸡同鸭讲,最后大妈愤怒地走了,也不见侍应生上去不让她离开——如果不是理亏真的想骗人家给两次钱,能这么容易放人吗?

结账的时候五个人总共吃了一百个欧罗!虽然outrageous但我们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可以跟他们吵,但除了变成那个美国大妈那样别人眼中的喜剧外还有什么结果?这些年也去过不多不少的地方旅行,无一例外地,在旅游景点都找不到一家好馆子,不是贵得离谱就是东西不好吃,更多的是两者都占了,又贵又不好吃。想一下这个也是合乎情理的,不愁客源不会有回头客,等于共产主义大锅饭,谁会花心思为顾客服务啊?

于是出外旅行找好东西吃就成为寻常旅人体验的一个经典悖论,大家回顾下,我们到所谓传统美食国家旅行的时候,吃上难忘的一餐是不是难得、而不是正常的一个现象?我到过的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这些地方,吃的东西大多属于OK的水平,即使偶尔有一两道菜滋味,但美好的经验也给大量的平庸货色淹没了,印象模糊地失落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

遇上好餐馆多是无意寻找的结果。在仙德丽镇佩纳宫附近的一株软木树下,导游Hugo说,软木的果实坚硬而且味道酸涩,人不会去吃它,但著名的伊比利亚黑毛猪,却很喜欢吃软木实。葡萄牙也出产黑毛猪,猪腿都给西班牙卖走了做火腿,但猪肉同样好吃,Hugo一边说一边流口水的模样。吃货皮嫂和丰玉一听马上就问:哪里有吃的馆子啊?Hugo说,黑毛猪肉不是那么经常有,游客区更不用说了。我一个发小朋友开餐馆的,我和家人常去,让我电话看他有没有货?this is our lucky day!朋友店子恰好有货!!Hugo 操着半生不熟的英文说:they are good because people will come back. you have 5 people. I propose you order 2 portions, in situation you need more food…

于是我们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来到里斯本一个工薪家庭居住的郊区,Queluz,Hugo 朋友的店子就在一栋六层住宅公寓大楼的楼下,外头放几张桌子但食客都躲在里边,一边享受冷气一边喝酒吃食一边看世界杯。餐馆陈设比我想象中要decent,虽然外头活像香港什么屋村似地但里边很干净,结实的木头椅子,印花桌布,食客都是衣着随意的本地居民。侍应生虽然不懂英文但手脚麻利,待客态度活像我们是经常光顾的老食客一样,熟络而不多余。上酒的时候用厚餐纸在酒瓶脖子上细致地打了个蝴蝶结,吸去倒酒时流出的酒滴。我们啥都没有要,就order 了黑毛猪,像雨果proposed的,两个portion。

这个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猪肉!猪肉切成手指状,外表用油煎得香脆,有点儿焦,不像我们的炸猪肉外表都裹了一层淀粉,那脆皮更像是肉本身一接触高热瞬间焦糖化的结果。一口咬下去,薄薄的脆皮发出轻微的咔嚓响声,然后就是甜美的肉汁滲了出来。皮女用刀子把肉横切开,可以看见细微的蛛网状的油脂分布。在英国2比1赢了突尼斯的situation下,我们一下子就横扫了两碟猪肉。唔够喉,不管雨果的propose 要别的菜,继续要多两个portion的猪肉,这次我们吩咐侍应生,随上的薯条就不要了。(后来看网上评论和照片,餐馆别的菜式也是很不错的,只是时间胃纳都有限,叹……)

不久两碟猪肉又上来了,这次没有了薯条。店家体贴,看我们不要薯条,就加多了猪肉。一边吃一边看到对面的顾客正在吃一碟蜗牛,皮嫂丰玉把侍应叫过来,比划着又要了一碟蜗牛。这蜗牛和咱的田螺大小差不多,颜色浅灰,细细的肉,像吃瓜子,不是为了饱腹而是为了满足某种吸啜的生理需求,味道虽然鲜美但和那猪肉相比,就显得苍白了。

哦对了,餐馆的名字叫tasca do laranjeira,结账才:六十个欧罗!我们点菜点酒的时候没有问价钱,Hugo 介绍的朋友餐馆,点菜先问价钱有点儿rude的样子,但,这个价钱和我们的饮食体验确实是让人高兴地不成比例,而且大大出乎意料。

至于bar tineo,并不是那天晚上我们光顾的最后一家馆子,以后再聊。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删除上传文件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

标题:

内容(可有可无):
BBCode使用说明

                               

网页链接(可选):
地址:
名称:

多媒体文件链接(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多媒体文件上传(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