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看到网上也有文章写到啊呀说的张大千和纸的故事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

送交者: 皮大帅 于 September 11, 2017 at 16:52:51:

回答: 这个和买书一样的 由 皮大帅 于 September 11, 2017 at 16:25:54:

文中的鸟之纸,当是鸟子纸笔误吧:

 5月29日,在中国嘉德香港春拍“谪仙馆藏大千自存旧纸”专场上,张大千当年自藏的38卷旧纸无底价上拍,最终拍出了1139万港元的高价,其中叁张“极稀有六尺宋朝萝纹纸”以330.4万港元高价成交,平均一张宋纸就高达110万港元。张大千亲自监製的五张“六尺大风堂罗纹纸”也拍出了129.8万港元的高价。

  旧纸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收藏品,而是一种消耗品。中国传统画家收藏旧纸,无一不是用来写字作画。但如今,旧纸的价格已经到了如此惊人的价格,用来作画显然太过奢侈了。但旧纸虽然质量上乘,也并不具备艺术欣赏性。那麽,旧纸昂贵的“身价”该如何解释呢?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金叶

  大千旧事:一生锺情古纸既为创作也为鉴定

  1978年,旅居海外近叁十年的张大千,落脚於中国台湾外双溪畔的摩耶精舍。

  在他随身携带的29件行李中,有一口编号为“26”号的箱子,这次拍卖的38卷旧纸就放在这个箱子里。其中,既有“坚挺洁白,最能受墨”的宋纸,又有“紧密细润”、“几近古纸”的和纸,更有大千订製与把关的“大风堂”仿宋罗纹纸,上置“大风堂”水印。

  张大千收藏旧纸,一为鉴定,熟悉曆代书画用纸的特性,以至“一触纸墨辨别宋明”;二为临仿;叁为创作。在叁十四岁《仿石涛西边人家图》中,张大千自题道:“以乾隆内库纸临大涤子仿梅沙弥本,纸墨相发亦生动有致,古人重佳纸,信然,大风嚐云:文房四宝,楮公当居第一。”偶得佳纸的喜不自胜,跃然纸上。

  张大千早、中年时期,作品临古、仿古居多,风格从清朝一路上溯至隋唐,在临古的同时,他也请人在各地蒐集旧纸、旧绢,希望在材料上符合仿作的年代。张大千锺情旧纸的原因,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古人不肯偷工减料,纸的质量本来就很好”。

  张大千最珍视的是宋纸,在《张大千论画精粹》中,他认为宋纸“坚挺洁白,最能受墨”,为泼墨画提供了极好的条件。除了自己寻访购买,也有一些来源於友人餽赠。比如著名收藏家何冠五和篆刻家陈巨来。在此次拍卖中,叁张张大千所收藏的“极稀有六尺宋朝萝纹纸”,以330.4万港元高价成交,平均一张纸价值110万港元。

  亲自参与造纸“大风堂”名噪一时

  除宋纸外,明代的宣德纸也是张大千的锺爱之一。明宣宗朱瞻基喜爱书画,对书画用纸要求很严,宣德纸是当时民间贡纸的一种,其精良的质量代表了宣纸製造的最高成就。张大千曾经与门人提及过,宣德纸“质料是用檀皮做的,宜书宜画”。

  至近世,战乱连年,书画用纸质量参差。张大千与众多同时代的艺术家开始远赴东洋寻纸。在这次拍卖中拍出了57.8万港元的八张六尺山云屏风“鸟之纸”就是其中一种。鸟之纸因由於其“纸色有如鸟卵,故称之鸟子”而得名。因“紧密细润,笔不涩不滞,跟古纸相近”而受张大千偏爱。鸟之纸主要产地是日本岐阜、高知等地,原料是纯雁皮树树皮。雁皮树不能批量种植,属野生,存活难,且生长缓慢,以至於鸟之纸价钱昂贵。鸟之纸质地轻薄却坚韧,有防蟲防潮的特性,可谓是纸类中最耐保存之品种。除了张大千,吴湖帆也常用鸟之纸作画,因为鸟之纸受墨性质介乎生纸和熟纸之间,恰到好处。

  张大千还曾经亲自造纸。他曾两度赴四川夹江,同纸农一起研究改进夹江连四纸,研製名噪一时的“蜀笺”、“大风堂造”。1978年後,回到中国台湾定居的他又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江兆申一起远赴日本製作“大风堂”和“灵沤馆製纸”。他们亲自研究每道工序最後请日本和纸纸匠进行试製,经过几次的试用和配方的调校,方大量生产。此种罗纹纸以张大千早年於广东收藏家何冠五处所得宋罗纹纸为母本,进行仿製。1955年至1960年前後,画家处於画风转变的重要时刻,常用此纸进行创作,以试验其新画风――泼彩。上世纪80年代张大千在中国台湾与一森林博士利用大量废弃的菠萝叶造纸,并盖有“大风堂”水印,叫“中兴纸”也叫“凤梨纸”,其纸的特点:“滑能驻笔,凝能发墨。”

  新旧纸对比:旧纸料足工精无“火气”新纸化学漂白难久存

  书画修复专家赵嘉福告诉记者,“本来随著技术的发展,纸的製造应该是越来越好的,但中国的纸张有它的特殊性。以前主要是手工製造,虽然技术含量低,但用的原料好,用棉麻、树皮,然後手工捶打,天然发酵,再经过长时间的晾乾成为纸张。这样做出来的纸,相对不那麽容易坏。因为没有经过化学漂白,存放上千年不会变脆。”

  “从使用方面来说,新生产出来的宣纸有‘火气’,旧纸的‘火气’退掉了,进行书画创作就更能呈现出墨分五色的表现力。从我们裱画、修复古籍的角度来说,旧纸的效果呈现出岁月曆练之後的自然变化,效果也比新纸好一些。所以,老纸比新纸贵一些,是合理的;但贵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到了用不起的地步。”赵嘉福慨歎。

  此次拍卖中的五张“六尺大风堂罗纹纸”,其包装上这样写:“六尺大风堂罗纹纸十叁张,送黄永玉两张,四张送黄君实,两张送赵无极,剩五张。”剩下的五张,在此次拍卖中拍出了129.8万元的价格。无论它们的拥有者是谁,要在这麽贵的纸张上写字作画,想必心理压力很大。

  画家吴泰对记者说,以前很多画家都喜欢用旧纸。除了张大千,谢稚柳也有此癖好。民国时期到新中国建立,唐以後的旧纸在诸如荣宝斋、宝古斋等店都有得卖,卖旧纸的一般都是裱画师傅。一些唐人写经卷,有些後面是空白的,可以剪下来卖;还有些古代的手卷拖尾很长,有时候能有十米八米,如果要重裱,拖尾又有些发黴,只能用新纸代替。但被剪掉的旧纸肯定还有一些地方是好的,也可以拿去卖。这些旧纸会比一般的宣纸更贵一些,但价格并不太离谱,还是可以被画家买来用的,和今天百万级别的旧纸,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反思高价:一掷千金买旧纸主要目的非创作

  不过,单从使用性来衡量,老纸未必就一定比新纸好。

  比如这次拍卖会中拍到了57.8万港元的八张“鸟之纸”。吴泰告诉记者,鸟之纸属於熟纸,放太久会比较容易“走矾”――就是说有些地方出现点状化水区域,画出来的画像是麻子脸。生纸放久了会相对好些,但也会有黄斑点,任何纸张都会有最优使用期限。过了这个期限,发黴是早晚的问题。“相对来说,在北方,放在樟木箱子里,会好保存一些,南方保存就格外困难了。”

  鸟之纸目前在日本仍有生产。虽然很贵,但比起张大千的鸟之纸可是便宜多了。上世纪90年代,吴泰曾经在香港买了一批180cm×104cm的鸟之纸(加厚),大概80港元一张。现在鸟之纸(薄)卖得更贵了,50cm×50cm的要两百元。如果单从绘画效果上来取捨,今天的鸟之纸应该比张大千收藏的鸟之纸更好用。因为日本这些民间工艺在政府的资助下还能得到保存,未有退步的迹象。

  而买家愿意一掷千金地去买张大千收藏的鸟之纸,想必主要目的早已不是画画了。“买家花叁百多万港元买叁张旧纸,自己不会用来画画写字吧?用来仿张大千的泼墨山水,成本好像太高;把它们装镜框补壁,又好像太过抽像,其一去处好像只能放进樟木栊,由它与天地同枯?又或者买家拥有‘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的慷慨性格,花叁百多万港元买回来的纸拿来送给当代享大名的书画家挥毫?”香港古董商人费吉调侃说。

  也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揣度:这种卖到上百万的旧纸,哪个画家用得起?只有造假的人有这方面的需要吧?其实张大千喜欢囤积旧纸,不也和他当年有造假画的习惯有关?

  微信公号“废纸帮”成员,中国台湾藏家罗先生则对记者表示,买这麽贵的纸来造假,那造假成本也太高了。何况在鉴定古画的要素中,纸的地位其实是比较低的,所以他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之所以拍得这麽高,我相信主要是因为‘张大千旧藏’的名头。张大千作伪很厉害的,所以大家也都会认为他鉴纸同样很厉害吧。”

  罗先生表示,纸是一种消耗品,而非传统意义上的收藏品。“在文房四宝当中,纸都是炒作因素最小的,但今时却已不同往日。一张古纸的价格,已经超过了普通古画。但即便如此,它总归还是纸。在我看来,如果它不能用来习书画,那便没有用处。”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删除上传文件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

标题:

内容(可有可无):
BBCode使用说明

                               

网页链接(可选):
地址:
名称:

多媒体文件链接(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多媒体文件上传(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