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赋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

送交者: dgp 于 February 20, 2017 at 14:26:17:

年前我爹走了。家人四面八方赶回去奔丧。仅管我们兄妹还算是有些许知识的,但对于传统的丧葬文化和习俗,却是近乎于完全无知。

好在现代生活里懂得传统习俗的人越来越少,而婚丧嫁娶,又是人们生活中无可避免的高频率事件,所以除了婚庆公司在热热闹闹地发展壮大,丧葬公司的一条龙服务,也静静而蓬勃地,在街头巷尾,生机勃勃地涌现。

我哥嫂,按照同事的推荐,选了一家一条龙服务。于是从准备火盆,纸钱,香,蜡烛,到烧纸,敬香,火化,告别仪式,以及安葬,扶山,头七,等等等等,事无巨细,都有了详细指导和程序。按着这一条龙的服务走下来,虽然事情繁琐也觉劳累,但也是有条不紊,不慌不乱。以至于我姐有一天在武昌街头发现了一家打了“一条龙”服务招牌的丧葬公司时,居然兴奋地叫出了声,看,一条龙!

一条龙的程序化的服务,其实远不只体现在这些完全民间的服务公司。汉口殡仪馆,也有着严格的操作程序。从登记,仪容,到告别仪式,以及火化,取骨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责。每一个仪式时,工作人员口里都念念有词,有摸有样。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很好奇,他们的念词,是从哪里来的呢?

殡仪馆的人,真多呀。根据服务公司的告诫,从火化到安葬仪式,需要在正午前全部完成。而汉口殡仪馆在汉口北面的黄陂区,墓地却在汉口西面的东西湖区。所以我们早上六点就从市里出发去殡仪馆。到那里的时候,不过七点左右,却已经有了很多的更早到的人们。那阵式,由不得人不感叹,殡葬是个多么生机勃勃,源远流长的生意呀。

等待火化的过程,漫长而喧闹。一家家的,有披麻带孝着白衣的,有如我们这样只在袖子上带了黑纱的。最为独特的是居然有穿红色孝服的一组人,也不知道是哪儿的习俗。哭号的声音时有传来,但都不长久。因为排着队的家属,一队队,循序办事,耽搁不得。小琴表姐对着人们手里捧着的镜框里的相片看了一圈,回来,说,还是舅舅的照片最好。

墓地在东西湖区柏泉的睡虎山。政府的新规定是拿到了死亡证书,才可以去购买墓地。这样大概是为了避免有人囤积炒墓地吧。墓地是新建的,还没有标号。所以得记住了几排几号的坐标,从头上数起,才能找到正确的地方。

安葬的仪式由墓地的管理人员主持。移墓碑,净墓穴,放硬币,置骨灰盒,封墓,行礼,告别,烧香,烧钱纸,一系列流程,行云流水般,在墓地管理员的指导下完成。而整个过程,他的口里,也是如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一样,念念有辞。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问他,你这些说辞,都是哪里来的呢,得要学习吗?他看着我,停了有一会儿,才回答说,当然要学习的。这些,都是从八宝山来的!八宝山!我吃了一惊。追问了一句,北京的那个八宝山?他没好气地回说,当然,八宝山!他举起手里的竹简,说,这些,都是。我问,能不能看一下他的竹简,他给了我。

竹简上写着“离别赋”:

苍天无语,怨嗟噤喑,黯然哭泣,离别情深,墠墀一捧黄土掩埋省亲恩,镌刻百年伦理,演绎自然规律以及亘古的至孝至义。
笑别人生,宽容悲悯同及,痛楚流涕,寄托无限伤悲,无尽的爱留在人间,无限的思念融合千言万语。
平平静静来,安安静静走,带走人生的滋味,虽无豪言壮语,轰烈业绩,然忙也人生,烦也人生,不及品味洁身而去。
愿逝者在这片天赐福至的土地上,带着亲人美好的怀念安息……

呃,我想知道,写这个离别赋的,是个什么人!




所有跟贴:


加跟贴 删除上传文件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

标题:

内容(可有可无):
BBCode使用说明

                               

网页链接(可选):
地址:
名称:

多媒体文件链接(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多媒体文件上传(可选):
文件1: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2: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3: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4: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文件5: 图象 音乐 视频 其他

                               


所有跟贴 加跟贴 洞庭湖